02 February, 2012

国民服役PLKN回忆 - 第十章


第十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CB表演的下午,我陪星辰去MEDIC看医生。我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呢?志聪问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进了MEDIC后,由于他不大会讲国语,所以我只帮了他一些。他向女医生说:
          “Saya……punggung……ini……sakit……哈哈……”(我……屁股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星辰一边说,一边哈哈笑。而女医生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星辰,好象怀疑他的痛是真是假。医生给了他止痛膏,却没开MC给他休息。星辰出来后,还问我为何他没给MC?早知道他就扮痛一点。我向志聪说明整件事。志聪在一旁笑不停,还说早知道的话他也会跟着去案发现场
          片头刚开始5分钟,我就被呼去练Kuda Kepang。然后,我不干不愿地硬着头皮去练习。柏翰与Tiffany也跟我一起去,但他们练的是马来流行舞。 虽然电影已看过,但那种想回味的感觉是非常令人舒服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学会了更多舞步技巧,也跳得蛮吃力、全身出汗、很不习惯,因为这次的练习必须握着纸皮马。我们不用木马因为他们相信会给邪灵上身,如果跳不稳及不严肃。
          想到下午的事蛮有趣的。我与柏翰在Modul Kenegaraan内边上课边演戏,而刘爱洁,同一组的女子,则在一旁看着我们。
爸爸,你回来了啊?我向柏翰问道。
儿子,我回来了你好不听话,自己回来也不叫爸爸回来哦。柏翰配合地回答。
谁叫你要这么做……我是你乱搞出来的产品叻…”
你是谁?你不是我儿子,不要神经病,乱叫我爸爸。我才没有你这种儿子叻,你给我滚到一边去!
好啊但我不会滚,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!
太棒了,那就是我想要的。
    爱洁在一旁笑不停。

你好吗,儿子?不要玩了拉。
刚才是谁同意要断绝父子关系?现在又叫我?
有咩?我没有讲也没同意啊,白痴啊?
你大便啦。
儿子,不可将没大没小,好坏喔…”
上课啦,合作一点,还玩什么父子游戏,你还小啊?这样Paliah(无聊)的游戏你也玩。
“…………没关系,不玩就不玩,不知是谁开始的……”
厄?不是一直都是你开始的吗?
    柏翰双眼大大噔着我看,好恐怖!过两秒后,又马上漏出笑脸。爱洁笑得喘不过气,很难停止,原来她是这么爱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X
   为何妙慧会叫我软软的(或Lembik-lembik)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
   当时在练武术时,我看他们表演“Super Model”的舞蹈。然后,我多嘴去说他:你跳舞酱生硬,还作教练你看我的身手都比你软。之后,他就这样称呼我这个外号了。唉,自作自受叻……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Your bullet is gonna boost me :)